如果知道這是個陷阱,我當初就不會走進這間店....

自從開始comico阿鼻桑德羅的漫畫連載後

我的生活就只有不斷趕稿,畫完這篇馬上又要想下一話的內容

生活就是不斷的地獄輪迴

 

前幾天我趕完稿(BTW我新書的稿也趕完啦! 灑花,快要可以預購了, 請備好錢錢)

我頂著滋養了四天的油頭想去理髮廳當大爺給別人洗

 

這是我第一次這樣做,因為擺明進去給別人洗頭好像有點不好意思,

甚至想說要不要順便剪頭髮,這樣就不像專程要去洗頭的

但我實在信不過髮型設計師, 世上有兩種職業的人我不相信

政客跟髮型設計師
(髮型設計師不要生氣,因為找到有默契的設計師很難, 這無關技術)

 

所以我還是無恥的踏入理髮廳說我要洗頭而已

 

一位小姐領我進入洗頭室

我躺上座椅, 這是酷刑的開始

 

 

小姐開始用指甲刮我的頭皮, 我上次遇到這麼粗魯的洗頭方式是

十年前的家庭理髮,那位阿嬤也是這樣抓我的頭

 

剛剛進理髮廳的時候小姐還問我要不要去角質

還好我沒說要,光洗頭的程度我頭皮都要掉了,還去角質我頭蓋骨會受傷吧

 

我有時候人會變得很害羞懦弱, 所以我不敢跟小姐反應

就這樣一直被抓頭皮,痛久了好像也沒那麼痛了

只是不知道頭上涼涼的是水還是我的血

 

頭被抓了大概十分鐘後, 小姐突然問我說

 (我的視角)

糟了!這種"我問你一個問題喔"句型,後面通常都不會接什麼好話

大概都是一些人身攻擊的問題,我腦子快速轉動, 思考他會問我什麼問題

我今天穿牛仔褲,破洞很多, 他可能會問我"你為什麼褲子那麼多破洞?"

我頭髮很油很亂, 他可能會問我 "你幾天沒洗頭了?"

我還在思考她會問我什麼問題, 小姐接著說了

"你覺得現在社會這麼動亂,不明爆炸、食安問題、隨機殺人,政府有辦法解決嗎?"

咦?這什麼問題,既然她誠心誠意的發問了我也只好答了

我客觀的說,我覺得是整體經濟跟制度的問題,一旦可以降低這些問題因素

一定可以減少, 但當然不可能完全解決.

 

"那你覺得如果有一天上帝取代所有的政府,這個世界會更好嗎?"

媽呀!!!!!!!!!!她是來傳教了!!!!!

 

 

這顆頭已經洗了,我想逃也逃不了

我深深覺得我是羊入虎口, 聽她的問題應該是屬於激進派的

我如果不贊同的話應該會被殺掉,更何況我的頭在她手裡,她一扭我就會氣絕死亡

 

"是,我想應該會"我很乖的說

接著就是長達20分鐘的傳教地獄,她一直問我問句,然後我贊同她

 

內心備受煎熬,而我的頭皮也是一直受苦

我想我洗完頭後應該會細菌感染,變蜂窩性組織炎之類的

變跟"瘋狂麥斯"的furiosa一樣, 頭殼爛爛的

下載  

頭洗了有一世紀那麼久,我已經感覺不到我的頭皮了

小姐幫我吹頭髮,溫度還調很高, 麻木的頭皮又回復知覺

頭皮上的傷口像在燒

為了避免她再跟我傳教,我打開手機想裝忙

 

小姐跟我說如果沒聖經可以上她們教派的網站看

我正慶幸說我手機不能上網, 她竟然說她們店有wifi而且還不用密碼

然後我又被逼著看了線上聖經,她一邊跟我解釋這面在講什麼

 

我身心靈都被摧毀殆盡,心想以後再也不要給別人洗頭了

付了兩百塊我離開了傳教理髮廳

離開前還被塞了小冊子

 

為了取悅她, 我還說我回家會好好看手冊的(你這臭卒仔!)

 

頭很油是會有報應的, 希望大家常自己洗頭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鼻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